Saturday, March 31, 2007

承认吧!烂人!

我觉得,自我反省是一件非常艰难痛苦的过程。非常可怕的是,原来人会选择欺骗自己、逃避面对不完美的自己。今天,当我面对灵魂深处的自己时,我想鼓起勇气对她说:

嗨!告诉你,我很烂哦!

我不特别能干__不特别出色
十分普通 非常渺小
我不甘平凡 却不敢跨越
最后只能悲伤地接受它成为自己的宿命

我不特别孝顺 对朋友也不是最好的
但我却总是告诉自己:我已尽了力
其实我很明白
那是因为我自私

我不特别善良
不做坏事 或许只因我做不来
看到可怜的事 我或许会流泪
但其实我不清楚
那是因为恻隐 还是恐惧于生命的无常?!

我没耐性 更没毅力
放弃成了家常便饭
我会安慰自己:尽力就好
但那不是事实
我知道

我没原则 我没立场
但我总会说是我思想开放、我接受任何立场
我很软弱 我会逃避
我说那是因为自己感情敏感细腻
但那是不同的
我知道

我痛恨别人说谎 自己却无法绝对诚实
我以为那叫做“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

我常不由自主地羡慕他人
甚至还会心生妒嫉
但我依然微笑说恭喜
我说 这是做人的礼貌
其实我知道
这叫虚伪
我当然知道

我痛恨任人摆布 其实是因为我的主观操控欲在作祟
我憎恨别人用言语影响我的决定
却常常身不由主地在意别人说法 总是疑心别人非议我的做法

我或许看来很精明 但其实我不懂该如何避免被伤害
必要时
我可以放下倔强的表象
跪地求饶

你瞧
我很没种 却总是“大义凛然”地嘲笑没种的人
其实我很心虚
眼神很闪烁
但没人发现罢了

我欣赏有冲劲的人 内心深处却觉得他们不过是冲动而已
对于三思而后行的人 我偶尔会笑他们没种
但其实我自己花在思索的时间比他们更长
而且常陷入优柔寡断的窘境 无法自拔

我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 却一事无成
如果我这一刻死了
人们只能尴尬地在我的告别式上含糊的说:“她是个好人”
他们想说的其实是“她是个闲人!”

我说话很刻薄
“这是一种批判的精神”
但我知道
其实这只是因为我个性恶毒罢了

我祈祷 我忏悔
或许只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罢了
我热情 我健谈
只是因为我害怕寂寞 我需要朋友
我偶尔也帮助别人

但或许我只想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罢了

你瞧
我其实很可怕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夜阑人静
宝贝 只剩我和你了
你说 我该怎么办呢?

Wednesday, March 28, 2007

借酒消愁?

常听人说“借酒消愁”,总是让我很疑惑:古人不是早有明训:“举杯消愁”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愁到深处无怨尤”的“以毒攻毒法”?还是他们根本只想喝个烂醉,把不痛快都“暂时”忘掉?

从小到大,我都觉得喝酒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我不是酒鬼啦 < (ˉ˘ˉ) > ); 家族里的人只要是聚会节庆、甚或只是单纯的心情不错时,都会习惯来一杯。而且长辈们也不会说什么“小孩不许喝酒”这种话; 只要是家里的一分子,都可以一起来“举杯”欢庆一番,大人们甚至还会对你说:“这牌子真的不错喝,你试试看!” 所以喝酒对我来说,是一种代表“喜庆、团聚、欢乐”的一件很热闹的事。 就算只是在家与父母老妹小酌两杯,大家像朋友一样聊天,感觉也是一种小小的幸福。 所以说,每次喝酒我都为了当下愉悦的心情或气氛而喝,实在无法将它与一个“愁”字摆在一起。

再说,本姑娘虽然不是千杯不醉(当然不是!),却也还未喝醉过,所以不懂烂醉以后是不是真的能把不开心的事忘掉。 但是烂醉的人我倒是见过,除了吐得满地污秽像头蠢驴之外,我不觉得他们看起来心情又轻松了多少。 我只是好奇:既然都不介意把酒当水喝,伤身又伤心,为何不试试安眠药,一觉睡到天亮,也省得别人替你清除残局,这样会不会比较有教养一点?

所以说,不开心的时候,还不如找三五知己出来聊聊天、打打屁,这时只要一杯气泡果汁,心情就能恢复轻盈亮丽了!

当然啦,如果有人还是对借酒消愁的“落魄”样有种病态的偏执的话,你就干了吧!就算狂饮到酒精中毒也没人鸟你,我只是为被浪费掉的酒感到一点可惜罢了。

最后,我忍不住要说一句: 如果阁下并不自爱而又喜欢无病呻吟的话,建议还是直接灌杀虫剂会比较痛快,那就真的一了百了了。

Monday, March 26, 2007

别给我回忆,因为回忆代表着失去

前些时候,自己的所有手表都罢工了,换了电池也没用,非常邪门!让我十分怀疑自己的磁场“负能量”超标,影响机件运作 ……


没了手表,时间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没了时间,是不是就不再有回忆?
没了回忆,伤痛是不是就复原得更快?
只是 ……

快乐怎么了?
幸福怎么了?
心动怎么了?
也都随之而逝了吗??

…………

如果非要如此 ……

让我哀伤吧。
让我牢记痛哭以至匍匐你脚下的回忆吧。
让我洇游于泪水中,
回忆 ……
悔恨吧!
遗憾吧!!
沉沦吧!!!

因为
你给与的所有关于幸福与甜蜜的童话
已是我仅有的一切了


就因为这样 而已

Friday, March 23, 2007

匆匆

莫名的,突然想起这篇高中时念过的文章 — 朱自清的《匆匆》。当年念它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虽然努力地做文学赏析,却一点也不能领会其中的感情。也难怪,当时才这么年轻啊,人生才即将要开始 — 当手上握着一大把青春的时候,你是不会明白为何有人面对时间会如此惶惑无助的。

到了近年,这篇文章出现在脑海的频率越来越来密了,我也越来越能体会其中的情感了(岁月催人老啊~ ^^)。很巧的是,朱自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和我现在一样,是24岁;于是,现在的我,就如文中所说的一样:“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读着读着,我也“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


朱自清 《匆匆》 (1922年)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